聯系我們
地 址:四川省廣安市廣安區大龍鄉光華村12組
聯系人:楊林(先生)
手 機:15228168868
Q  Q:1789408009
郵 箱:1789408009@qq.com
郵 編:638500

官 網:www.katnjn.tw
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園藝知識 > 園林綠化
民俗文化旅游規劃設計:傳統村落不能消失的根
發布來源:恒宏園藝   發布時間:2016-02-17

民俗文化旅游規劃設計:傳統村落不能消失的根

我國的很多傳統村落,就像一本厚厚的古書,只是來不及翻閱,就已經消亡了!T驥才

近日,中國文聯副主席、國務院參事馮驥才透露,我國每一天有80至100個村落消失。由此,關于傳統村落保護再次成為熱議的話題。慶幸的是,今年5月,國家相關部門已發起傳統村落調查和保護行動。在此行動中,中寧縣洪崗子鄉石泉村、余丁鄉石空村;中衛市沙坡頭區香山鄉南長灘村、北長灘村;隆德縣奠安鄉梁堡村、城關鎮紅崖子村這6個村落出現在了寧夏首批“傳統村落”上報的名單當中。這些村落的整體現狀、入選理由以及目前村民的生存狀況以及如何對其實施保護,是我們更為關切的話題。

村落消失,腳步太匆匆

10月25日,站在古老的水車下,67歲的香山鄉北長灘村村民高勇,滿懷惆悵地看著他親手制作的水車將滔滔的黃河水高高揚起,然后流進村里的莊稼地里。最近,高勇的腰疾犯得嚴重,在城里工作的兒女幾次建議他搬到城里居住。但老高執意要留下來,他說他舍不得離開他生活了一輩子的北長灘村。

有著上百年歷史的北長灘村,一直靜臥在黃河邊。因為偏僻,交通不便,如今大部分年輕人都已搬離,村里只剩下老人留守。老高很擔憂,隨著自己年事漸高,終有一天不得不離開生他養他的北長灘村。北長灘村便是此次寧夏報送的傳統村落之一。
傳統村落,承載著歷史的基因,是許多人兒時的家園。著名導演呂克·貝松曾說:“童年是人類的父親!睆倪@個意義上說,村落就像是“人類的父親”。馮驥才說,我國的物質文化遺產最大的是長城,而非物質文化遺產最大的就是村落。我國的很多傳統村落,在馮驥才看來,就像一本厚厚的古書,“只是來不及翻閱,就已經消亡了!

人口急劇減少、日漸破敗的北長灘村如果不加以及時保護,隨著這一代老人的逝去,也將走向消亡的命運。據自治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廳相關負責人介紹,經濟發展、家庭組織關系瓦解、城鎮化、移民、傳統觀念變革等因素,導致我區諸多村莊快速進入衰退階段。據了解,我國的自然村10年前有360萬個,現在則只剩270萬個。由于各種原因,目前我們還無法統計出寧夏近20年或10年來,逐步消失的村落的數字。僅從本報記者2010年~2011年間,因民間非遺對西海固地區移民采訪親歷來看,同心縣馬高莊鄉馬高莊村、彭陽縣孟塬鄉高岔村、馮莊鄉小園子村等都隨著村民外出打工、搬遷而消亡。寧夏傳統村落消失的腳步“匆匆,太匆匆”。

西溝村是西吉縣最南端的一個小山村,沒有村史,據村民口口相傳,村史至少500年。在這處偏僻落后的村落里,還保留著不少清朝末年的民居,幾乎每家都有那么幾件祖上傳下來的古董家具,村里還有不少老人會打制清朝風格的家具。由于此處水土資源匱乏、生存條件嚴酷、交通閉塞等原因,2011年9月,作為“十二五”期間首批生態移民,西溝村全體村民已告別世世代代居住的村落,告別故土,搬遷至平羅縣紅崖子鄉。百年歷史的西溝村如今只是一座沒有“靈魂”的村落。

保的是村落,護的是歷史

如果你不了解中寧縣余丁鄉石空村的歷史,你會很自然地質疑有關部門報送其為傳統村落的權威性。和寧夏許多村莊留給人的固有印象一樣,這個村落的建筑70%以上被嶄新的磚瓦房取代,村落里無序地堆放著雜物亂草。這樣的村落在寧夏隨處可見。

而事實上,明史中頻頻記載的“石空古渡”、“石空燈火”、“石空舞龍”、“炭山古道”皆和該村有關,至今村里還保留著不少古跡和舞龍、舞獅等非遺項目。石空村之所以能入選傳統村落,應著的恰恰就是它存留下的豐富的文化遺產。

傳統村落的界定,在馮驥才看來,應有比較好的歷史建筑,選址、格局有自己的特色和歷史,村落里不少有價值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而且已經列入了國家級非遺名錄。為了保護更多的傳統村落,國家有關部門還做出了這樣的規定:應針對調查對象不同確定不同的評價標準,主要依據有:傳統建筑風貌是否完整;選址和格局是否保持特色;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否活態傳承。從界定中,我們不難注意到,歷史遺留成為傳統村落的主要依據!氨Wo這些村落的意義就是為我們的歷史留下記憶!甭〉驴h城建局副局長毛國秀是這么理解傳統村落的保護工作的。

石泉村入圍這次保護名錄,是因村里的一處始建于1939年的中國伊斯蘭教虎夫耶教派洪門道祖洪壽林的墓地和道堂;南、北長灘村則因其形成于清朝年間;從梁堡村的堡子建制和磚石上看,有人推斷它的村史至少也有三四百年;紅崖子村因為距城較近,村里歷史遺跡較少,從村里立著的一塊“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先遣隊團部”遺址看,該村歷史至少也超過80年。
有了這些歷史的沉淀,上述村落才有了獨特的精神內核、鄉土風俗、生活方式,村落要保護的恰恰就是這些文化遺產。

保得住,也要活起來

中國傳統村落保護是一個歷史性的文化工程,有專家指出,有效保護必須在保得住的同時,讓傳統村落活起來。

記者在采訪中獲悉,對于傳統村落的保護,不少地方部門的保護思路都還僅僅停留在旅游經濟的開發模式上。隆德縣奠安鄉梁堡村是一座有著上百年歷史的古村落,至今村子里還完好保存著一個完整的古堡子,堡子居住著十幾戶人家,民居保持著濃郁的隆德民居風格。村里的老人擅長編制竹編器物、吼秦腔、唱眉戶劇,剪紙刺繡更是家家婦女信手拈來的活計。對于這樣的村子如何保護,該村村長梁牛娃的第一反應就是,“看看能不能開發旅游啊,把堡子里的人遷出來,改造成客棧,讓我們當地的非遺傳人也進堡子里來,為游客表演,就像銀川的鎮北堡西部影城那樣!薄 〉@樣的保護傳統村落的旅游經濟開發模式從來都引起不少爭議。正如馮驥才所言,“事實上,一些被當做旅游開發項目保留下來的村子,不少已被弄得面目全非。因為一個村落進入旅游開發程序后,不可避免要按照商業規律來進行改造,這就極易可能使文化被肢解。而這樣的村落只是一個‘文化空巢’,沒有靈魂的村落,只是一個旅游區,而不是生命!

對此觀點,也有人提出質疑,社會在進步在發展,為什么一定要讓生活在傳統村落里的人依舊苦哈哈地過日子?自治區住房與城鄉建設廳潘副廳長對此作出回應,保護傳統村落與當地百姓提高生活質量并不矛盾。他認為,許多國外的古建筑都保護得很好,法國、意大利很多古老的房子、老城里面的設施都很先進,廚房、衛生間都很現代化!八赃@方面我們還要不斷去研究去摸索,一方面要保護,另一方面還要保證生活水平不斷提高!

所幸的是,目前全國已經實施“中國傳統村落保護和發展工程”,首先做的就是對傳統村落進行盤點,只有了解家底后才能根據不同的特點實施一對一的保護方案。正如馮驥才所言,保護傳統村落是個龐大的工程,十年八年都做不完,但它就像傳遞火炬一樣,一定要把前輩傳下來的精華小心翼翼地傳給下一代,這是每一代人的文化責任。


飞五棋牌通比牛牛 牌九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真人百家乐 吉林快3走势图怎么下载 mg真人电玩 黑龙江时时彩 2021年~117跑狗码报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走势 加盟北京赛车pk10群 pc蛋蛋预测源码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45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体彩6+1中奖号码 绝地求生更新后无军需 舟山飞鱼今日走势图 刮刮乐印刷设备 亿客隆